當前位置首頁 > 行業資訊 > 技術應用 > 正文

醫藥行業如何應對“生存危機”

發布日期:2017-06-09 來源: 醫療器械招商産業網 查看次數: 1306
核心提示:  醫藥行ill!  如坷應對“生存危機”  隨著人們對生活質量要求的不斷提篼,我國的醫藥市場發展潛力。據有關數據顯示,2010年,中國醫藥市場價值將達600億美元,2020年將達1200億美元,

  醫藥行ill!

  如坷應對“生存危機”

  隨著人們對生活質量要求的不斷提篼,我國的醫藥市場極具發展潛力。據有關數據顯示,2010年,中國醫藥市場價值將達600億美元,2020年將達1200億美元,超過美國成爲全球第一大市場。如此篼速增長的市場空間給國內的醫藥行業帶來了無限光明的前景。醫藥行業包括醫藥制造和醫藥流通兩個層面,根據我國加人WTO的承諾,雖然在這兩個層面上開放的步伐並不一致,但由于其內在的關聯性,都面臨著嚴峻的“生存考驗”。

  醫藥制造行業是一傳統行業,但隨著生物工程的飛速發展,該行業再次出現了革新,誰在生物制藥方面取得優勢,誰將主宰未來的醫藥市場。我國的傳統中草藥具有優勢,但在生物制藥方面與發達國家還有著相當的差距。雖然我國已經開始了對藥品制造企業實施GMP管理,要求按照國際規則實施GMP認證,但在“洋藥”面前,我國的醫藥制造企業根本不具備競爭能力:1、研制開發的力量薄弱,經費投入嚴重不足。醫藥制造尤其是生物制藥需要很高的投人。2001年美國政府對生物工程的風險投資已達700億美元,而且每年追加的投資都在50億美元以上。相比之下,我國在生物制藥研究上的資金投人嚴重不足,實驗室裝備落後,技術水平陳舊,制約著科研機構開發新藥品的能力,在新産品的研究上缺乏競爭力,新藥品開發進程十分緩慢。此外,在WTO框架規則下,如果我國的生物醫藥企業在同一種新藥的研制速度上緩慢,一旦國外競爭對手搶先申報醫藥品專利權,便會使國內的前期開發投資落空,最終陷人進退兩難的困境。

  2、急功近利的無序競爭使我國醫藥制造企業內耗嚴重。

  ―方面,醫療藥品具有較篼的附加i,如PCR診斷試劑的成本只有10多元,而售價在100元以上;另一方面,仿制新藥的時間和費用遠遠低于獨立開發新藥項目。這就必然誘導衆多醫藥企業、甚至是一些非制藥企業紛紛投資生物醫藥項目,造成同一産品多家生産的重複現象,比如我國幹擾素的生産企業有20多家,EPO生産有10多家,白介素也有十幾家,盲目的重複建設導致了我國生物醫藥市場的惡性競爭,使得衆多的制藥企業不是忙著苦練內功,而是疲于奔命地3、企業規模小,缺乏參與國際競爭的能力。我國大多數制藥企業的銷售額都在幾百萬元至一千萬元左右,企業規模小,無法與國外大公司抗衡,這已成爲我國醫藥制造行業發展的瓶頸。再加上進入WTO後,制劑藥品的關稅將在10年內逐步減少到6.5%水平,這就意味著我國的藥品將喪失關稅政策保護的市場價格優勢。

  4、知識産權的禁锢。由于資金投人的不足,國內生産的大部分新藥物都是模仿而來的,這勢必潛伏著巨大的生存危機:一方面這些産品不可能出口,只能內部銷售;另一方面仿制的做法也越來越受到諸多限制,甚至引起知識産權糾紛。

  隨著國外高科技産品在國內申請專利越來越多,在WTO規則下我們必須承認這些專利,導致大量的仿制藥物被提起訴訟,使得一些國內企業受到嚴重的創傷。如沈陽飛龍藥業的産品一上市就被美國列爲起訴的黑名單,致使企業從此一蹶不振。

  二、醫藥流通業的“生存危機”

  根據中國加人WTO的承諾,自2003年1月1日起我國藥品流通基本對外資開放。規模偏小、營銷水平低的國內醫藥流通企業面臨著嚴峻的“生存危機”。這種危機主要來自兩方面的壓力:1、國際競爭的壓力。“洋藥商”對中國龐大的醫藥市場一直垂涎欲滴,中國加人WTO無疑爲它們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。但對于中國14萬家醫藥流通企業而言卻是致命的威脅。我國醫藥流通企業中90%以上爲中小型企業,絕大多數都沒有通過藥品流通的GSP認證。雖然國內流通企業在時間和空間上具備一定的優勢,但散亂的經營業態、低下的營銷水平根本無法抗擊“洋藥商”的沖擊。

  2、國內醫療體制改革的壓力。醫療制度改革中的醫藥分開使得經營藥品的巨額收人不複存在;國家放開藥品零售審批制度降低了經營藥品的“門檻”,打破了醫院和國有醫藥企業對藥品的壟斷經營;藥品價格接二連三地下調,已使醫藥流通行業的利潤空間大幅度縮水。雖然有3~5年的緩沖期,但5年以後就要全面取消外資參與銷售領域的所有限制。應該說期限是非常有限的,國內醫藥流通業面臨著巨大的壓力。

  三、醫藥行業如何解困醫藥行業是一個特殊的行業,它既要依靠利潤來維持自身的生存,又要承擔救死扶傷的社會責任。所以,醫藥行業不可能像一般的商品或服務行業那樣通過“産銷一體化”的模式來應對市場放開的壓力,必須選擇適合于自身的發展戰略:1、更新觀念,尊重知識産權。在任何領域我們都應該有獨立的研制開發能力,醫藥領域也是如此。所以,應堅持“産學研”相結合的道路,多渠道籌集項目開發資金,增加'科技風險投資,加強技術改革與創新能力,重視開發有自主知識産權的高科技新藥。但也應該認識到,一體化已經使經濟國別的概念趨于模糊,在荨重知識産權的情況下,我們完全可以充分享受國外科技給我們提供的便利。合法的仿制行爲肯定比“埋頭苦幹”要節省成本,並能迅速縮短與發達國家的差距。

  2、充分利用外資的力量發展本國醫藥行業。隨著我國市場對外開放的逐步深人,國外發達國家的醫藥公司紛紛通過直接出口藥物、獨資辦廠、合資控股等方式進入我國醫藥市場。他們不僅將獲得批准的藥品迅速來我國注冊,同時也將生物制藥的生産線轉移到我國境內生産,甚至還在我國境內完成他們的新藥品開發的臨床試驗。不可否認,他們吞噬著國內衆多的中小企業,但他們也給我們提供了資金、技術及營銷方面的支持,這爲我國企業更好地參與國際競爭奠定了良好基礎。

  3、做大醫藥流通業的“蛋糕”。從國內外成功企業的經驗來看,代理配送和零售連鎖經營,是流通行業經營創新的最佳模式,組建代理、配送、批發、零售一體化的分銷網絡是必由之路。國內醫藥流通企業應該加快資産重組力度,在海外醫藥巨頭進人之前快速布點,在經營模式上形成規範的“連鎖大賣場”,通過資本、規模、服務以及對上遊企業的控制,充分發揮對藥品零售業的整合作用,在爲患者帶來實惠的同時,增強自身的競爭能力。(作者單位:南京審計學院經濟學系)

網頁評論共有0條評論

本周排行 本月排行